絮染铅华

[周叶]袖手天下29

第二十九章

                    然而出乎叶修预料,来人并没有如他所想的瞬间闪开,而是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才有了闪躲的动作。

                    而这时,叶修才感觉事情可能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他才真正仔细看了一眼来人:高大的身形,凌晨的风吹在长款大衣上猎猎的风声,带着帽子的人,以及空气中似有若无散发的清新的气息。

                    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而当叶修意识到来人是谁的时候,他的剑已经马上要削到对面人的脖子。

                    招式已老,他已经收不回手,惯性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而面前的人由于明显的一愣神,闪开的时机终究是慢了一步。

                    叶修在慌忙之中,在千机伞剑贴上来人脖子的那一瞬间,将它重新变成了打火机。

                    而同时来人也偏过身,让出了这一剑。

                    剑身很长,他的手原本就离来人的身体有些距离,将武器重新变成打火机之后,叶修的手臂不受控制地从二人身前挥出一段距离。

                    叶修收剑已经很快,对面的人动作也很快,但是那修长的脖颈上仍旧流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叶修看着自己挥过身前的手,惊出了一身冷汗。 
           
                    “前辈?”周泽楷轻轻地询问。

                    哪怕是上一刻自己的生命还在受到威胁,但是周泽楷的声音里,却丝毫没有听出任何的埋怨或是愤怒,他只是淡淡的担忧,然后略带小心的问出这么一句。

                    这样好,这样好的一个人。

                    叶修却还在保持着收剑的姿势发呆。

                    他知道,凭周泽楷的能力,想毫发无伤地躲过这一剑,实在太简单。

                    但是,他却毫无防备。

                    自己多年来的条件反射,让他对这类空气震动的声音以及可能到来的没有杀气的暗杀都十分敏感,这让他本能的去防备,本能的去反击。但是,周泽楷不一样。

                    他先轮回一步离开,特意来兴欣找他想同他一起去,他怎么可能会想到,叶修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怎么会想到,叶修会对他挥剑相向。

                    而这样的震惊让他一时间,忘记了去躲开那闪着森凉杀意的剑刃。

                     前辈要杀我?

                     这样原本完全不存在于脑海中的事情一旦发生,第一时间大概都会被惊呆。

                     人之本能,错并不在周泽楷。

                     叶修太清楚自己的不安定,以及可能带给周泽楷的麻烦,他原以为,现在的他,已经有能力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就算自己做不到,周泽楷也足够强大。

                     但是现在,叶修开始有了一种之前没有的不确定,如果再这样接触周泽楷,会不会害了他?

                     人力有穷尽,他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像今天一样措手不及的意外。

                     比如今天周泽楷的出现,比如今天叶修反应再慢一步,周泽楷反应再慢一步,面前的人就会是一个尸体的事实。

                     他并没有抬头去看周泽楷的表情或是眼神,他只是抬手,将手指贴在了周泽楷脖颈的伤口处。

                     指尖一抹白光闪过,周泽楷本就不深的伤口全部愈合。

                     “抱歉,小周。”叶修的手轻轻拂过周泽楷已然愈合的伤口,喃喃地说。

                     “我没事。”周泽楷说完想了想,又肯定地说了一句,“我很好。”

                     自卑这种情绪,叶修从来没有过,他也并不是自大或是自满,而是一直以来,他都朝着他想要的目标一步一步前进,他从没放弃过。

                     叶修的强大,就在于他有一颗永远不为任何人与事物屈折的心。

                     但是现在,面对周泽楷,叶修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卑,产生了想要放弃的心情。

                     本应在阳光下茁壮成长的大树,如果被硬生生拉入了一个阴冷潮湿的洞穴,那么它是不是会枯萎?如果不枯萎,那么长大后,它还会是原本应该成为的那棵大树吗?

                     叶修不敢想,因为无论答案是哪个,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放弃他,放弃周泽楷吧,这样才不会害了他。

                     你还想让周泽楷也因为你而死吗?

                     思及至此叶修的瞳孔中终于染上了深刻的痛苦与恐惧。而这样的念头像更是野草一样疯长,无法抑制。
  
                     一切脱离了掌控,他忘记了人是最没有办法预测的生物。

                     而他,却没有任性和自私的权力。
    
                     叶修心里缓缓吐出一口凉气,僵直的手垂下,整个人身边弥漫的,都是一往无前的决绝。
  
                     他决不能重蹈覆辙。
  
                     然而周泽楷却在面前的人身上,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凄凉与悲伤。

                     叶修有些讽刺地想,认识他的人总说他不要脸,可是叶修却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大公无私了。

                     你看,我可是连小周都放弃了呢。

                     为了日后更多的人能在这颗名为周泽楷的大树下乘凉,他可是放弃了搬走这颗大树的念头。

                     我多高尚啊!

                     叶修想着想着,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然后,缓缓开口。

评论(4)

热度(73)